追蹤
Beside Neva River
關於部落格
同人小說、自創小說&COSPLAY為主。目前燒得多一點的是APH。
初次來訪請戳右方大頭觀看個人檔案。
  • 901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4

    追蹤人氣

露立本試閱(N.F.)

 
  「俄羅斯先生、您在發呆。」
  
  ──戴眼鏡的金髮青年清朗的聲線揚起了片刻喧囂後便嘎然而止。
  快走到門口那邊了,我依稀記得剛剛他好像放了一些文書在我桌上、然後連帶報告了急需處理的速件有哪些、清晰而有條理,但是我好像陷入了思考遲滯的狀態,一句也聽不進去。
 
 ----------------
 
 
  「可以修理好嗎?」──發聲似乎比思考快上一步,再一次的詢問了將要離開書房的愛沙尼亞。
  「您說的可是壁上那座、俄羅斯先生。」
  
 
  「嗯、至少那片玻璃……」我怯怯的朝那個方向望去。
  「……修好它。」
 
  「那很舊了呢。」愛沙尼亞走近位在房間西側的木製的大型底座,爾後站定位小心地端詳了一番,古鐘沉舊的鐘座大概有一個青年男子那麼高、等身的、挺胸直立時會有的高度,鐘面大概接近臉的位置。
  但是,我的身高足足比鐘身再向上延伸一個頭那麼多、如果站在前面,尖銳的碎玻璃就會不偏不倚的抵住頸部的位置。
  單靠視覺那異物便宛如凶器似的陷入了圍巾裡、壓出一道深痕、微微瞇起雙眼的我想排拒物體在視覺上所隱含的刺激。
 
  「……修好它吧?
  愛沙尼亞不覺得那樣子的東西很可怕嗎?」
 
  訥訥地運用問句來表是肯定之意。──比方說它靜止在那裡時時刻刻提醒自己某個場景發生在當下,我猜是娜塔淒厲無比的尖叫聲、跟一些哭聲混在一起了、聽起來無助至極的斷續抽泣,然後這之中摻雜了些刺鼻的氣味。
  淺藍色的蝴蝶結在胸前晃動著。這些片段印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俄羅斯先生、這東西從什麼時候開始就不會走了呢?」青年抽出口袋中的手帕把那些搖搖欲墜的碎玻璃楷下來,他的動作比起收拾似乎更貼近於搜集證物,大膽而心細的。
 
  「咦、愛沙尼亞說什麼?」
「噢?我的意思是,它看起來不像最近才壞的、而且這些我無法馬上帶走呢~可能得先去拿個什麼盆子或桶子、總之,得有個能夠把它們通通裝起來的容器我才能好好收拾。」
 
……。
「那快去吧。」愛沙尼亞好像希望我憶起某些事,他質問的語氣比平時冷靜的音調再稍微熱切、語帶積極,潛在地感受到不適而催促他快點離開的自己話語突然變得簡短。
 
……如果拉脫維亞在的話會不會好些呢?
雖然他經常說錯話、但絕不咄咄逼人。
 
 
 
 「你看上去不太舒服的樣子、俄羅斯先生、」
 
語畢,遲遲不將書房大門帶上的愛沙尼亞對我側目。「最近您必須煩心的事情似乎多了起來的樣子、不過這句話就姑且聽聽~我曾經覺得,您是充滿善意的。」
「噢~當然現在也是,您很仁慈、只是…」
 
「赫魯雪夫與布里涅滋夫有些事情沒告訴您、這不打緊,因為即便報告了也只會徒增您的困惑,不過呢、戈巴契夫到是給了我們一些啟示、等等…說啟示言過其實了,總之、我認為曙光就出現在眼前了呢!」
他露出開心的微笑。
若非捧著那些碎屑,我或許可以將他的笑容意涵解釋得更加純粹。
 
 ----------------
  『第一次的總罷工失敗了。』
 
  那天立陶宛他在、即便氣候或民情都是惡劣的、有他在多少讓我鎮定了一點,只是──。
  牧師手中的信由他遞交過來,這麼冷的天氣裡立陶宛的掌心卻沁著汗、本來時常帶著白手套的手今天看上去沒什麼生氣,──血色盡失。
 
  「那是什麼…?」從對方手中接了過來,我執起牧師的請願書逐字念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