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eside Neva River
關於部落格
同人小說、自創小說&COSPLAY為主。目前燒得多一點的是APH。
初次來訪請戳右方大頭觀看個人檔案。
  • 901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4

    追蹤人氣

露立本試閱(榮笑)

  早上六點,雪伴隨黎明一同灑落在聖彼得堡。
 
  可能是驟然降溫的關係,伊凡比預定的時間早了兩小時醒來。
  漆黑一片的房間難以視物,過了好久、適應了沉暗的眼睛才找到睡在床上的另一個人。
 
  在沒多少光線的狀況下難以看出那個人的髮絲是猶如沃土般漂亮的深褐色,卻依然能很清楚的看到快要成年的他像個飽受欺侮的少女般、抱胸蜷縮地睡在距離伊凡最遠的大床的另一角。
  不算纖細卻也不能說寬厚的肩線平穩地微微起伏著,彷彿一半身體懸空的這個位置是世界上最安穩的角落。
 
  伊凡孩子似的圓臉露出孩童看到心愛玩偶被胡亂擺弄一般的不快;伸手將對方撈回床中央、並改成面向自己舒展雙臂的姿勢,這才滿意地拉開窗簾視察庭院的情況。
  雪地反射的陽光炫目的令他雙眼刺痛,但白樺樹優雅的紫色枯枝掛著一點白銀雪花的身姿十分美麗,他立刻像個打針後得到糖果的孩子一樣忘了不適。
    白樺樹真的是很漂亮呢,托里斯也會喜歡吧?伊凡開心地試圖搖醒依然沉睡的人:
  「起來,托里斯。」
  幾乎要被被單淹沒的人無視他的呼喚和騷擾,只是緊鎖著眉繼續沉睡。伊凡有些生氣地掀開被褥,令對方暴露在冰冷的空氣之中。
  全身赤裸的他只是發出幾乎聽不見的輕微呻吟,依然維持著蜷縮的姿勢。
 
  「托里斯?」
 
  終於查覺有些不對勁的他摸上托里斯的頸項,感受到迥異於正常的熱度。
  有些不悅而困惑地瞇起眼睛,伊凡無意識地玩著對方的睫毛。
  昨天睡前還好好的,是因為這個嗎?
  戴著手套的手滑過交錯在蒼白肩背的腥紅傷痂,他好奇地按了按;瘀痕滿佈的肉體隨著他的動作瞬間僵硬,然後失去了所有力氣般的放鬆。
  沒發現自己造成的痛苦,伊凡仍舊在托里斯身上這裡戳戳那裡弄弄;好像不明白他正在病中、又好像想搞清楚他為何生病,對自己正在加重對方的傷勢與病情這件事全無所覺。
  直到手套破損的皮革勾開了青年的瘡痂並滲出膿血,他才發現病因似乎是這些發炎化膿的傷痕。
 
  像個忽然察覺自己做錯事的孩子、伊凡有些驚慌的重新為托里斯蓋上被褥,搖鈴喚來傭人為青年處理前幾夜他留下的傷。
 
    ×  ×  ×  ×
 
 
  比平日的起床時間遲六小時後、托里斯的意識才緩緩轉醒。
  發著低燒而乾澀沉重的眼皮難以移動。努力了許久才打開的迷濛視野裡充滿略帶金色的光線。
  已經正午了嗎?他疲累而遲鈍地想著,忽然從床上彈起、環視四周。
  寬大的房間看不到主人的身影,看來是已經去工作了。
  方才湧現的力氣驟然消失、托里斯全身脫力地向後倒下。
 
  傷勢嚴重到即使碰在鬆軟的床墊上依然痛得他一陣目眩,卻沒有裂開的跡象。勉強抬起手去摸,托里斯才發現自己的背部已經做過處理並包上乾淨的布料。
  那裡的皮膚應該已經沒有完好的地方、因為他幾乎沒有感覺到紗布的觸感。
 
  不需要思考、托里斯也知道幫他包紮的人是誰。
  但連續好幾個日夜在他身上留下這些創口的人為何突然如此--如此……
  溫柔……嗎?
 
  輕輕地笑了起來,托里斯低頭看著蒼白的右腳。
 
  半年前被冰鑿穿過的腳背上仍有著暗紅色的疤痕,腳踝上則掛著將他的活動範圍完全限制在房間內的細長鐵鍊。
 
  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會認為做出這些事情的那個人還有『溫柔』這種情感的自己,也太滑稽了吧?
  這麼想著,托里斯有些困難的下了床,扶著牆走到房間唯一一幅畫的前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