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eside Neva River
關於部落格
同人小說、自創小說&COSPLAY為主。目前燒得多一點的是APH。
初次來訪請戳右方大頭觀看個人檔案。
  • 91157

    累積人氣

  • 67

    今日人氣

    64

    追蹤人氣

【SEED-D】藍色水晶

    獨自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迪亞卡.艾斯曼一邊往自己的公寓走,一邊在心裡咒罵。     X的,衣服都黏到衣服上了,噁。   回去要先洗澡。啊,還是應該先聯絡一下父親…     支手爬梳那頭金燦的短髮意圖散熱,已經四天沒睡加上悶熱溫度而昏沉的頭腦想著回家後該做的事。   直到迎面而來的幾個士官學校的初級學員向自己敬禮,他才發現自己從艦上下來的時候忘記把身上這套熱死人的綠色軍服換成假日慣穿的輕便衣物。     ……難怪那麼熱。       無力的在公寓房門上的電子識別鎖按下密碼,搖搖欲墜的甩上房門撲倒在沙發上,在被聲控自動開啟的空調吹得快睡著的時候還是死命的爬起來洗澡。   怕自己洗到一半睡著導致滅頂而死所以只敢匆匆沖一下,頂著沒擦乾的頭髮走出浴室的時候瞥了一眼空調溫度,18度。栽在床上昏昏欲睡的時候還疑惑的想著為什麼18度他不覺得冷,後來才想到在艦上已經過了半年多恆溫20度的生活,也難怪剛剛在街上會熱成那樣。   拼著最後一分神志開了下午四點半的鬧鐘,顧不得拉好涼被,迪亞卡已經敵不過睽違了四天的睡眠女神的召喚,就這麼沉入無夢的深眠之中。   *     *     *     *     *     *     伊札克.焦耳不耐煩的按著門鈴。   時間是下午四點,會議提早結束的他空閒無事,不知不覺就變成現在他站在迪亞卡的公寓門前按鈴的狀況。     按了三分鐘都沒來開門也沒應聲,人不在嗎?     伊札克第三次伸手向門鈴鈕,轉念一想還是改在電子識別鎖上按下了公寓主人親口告訴自己還再三叮嚀的密碼。   開門的時候,撲面而來的寒冷空氣讓他差點以為自己提早回到戰艦上了。   走進整齊但是有著些微灰塵的屋子,很輕易的就看到了在床上呈『大』字型呼呼大睡的迪亞卡。   挑高了眉毛,美麗的焦耳隊長無聲的走到迪亞卡的床邊,修長的雙手伸出,然後──   捏!   扯著對方的臉左捏右打,弄到都快紅腫了迪亞卡卻還沒醒來,伊札克撇撇嘴,開始拉迪亞卡的頭髮,一邊拉一邊在心裡暗罵。     可惡!這樣還不醒來?!     一個不小心施力過猛,幾根金燦耀目的頭髮就這麼落到了伊札克白皙的手上。   有點嚇到的看著手上那幾絲屬於迪亞卡的金髮,然後才帶著些微的不甘收手。     略略失神的看著對方的睡容,還有散落在一旁的涼被。心裡掙扎了好一會兒,伊札克才帶著羞惱怒意的拿起被子,粗魯的幫迪亞卡蓋上。   之前還勉強可以蓋全身的被子因為主人的急速抽高已經不合使用,伊札克往肩膀拉就露出腳,往腳拉就露出手,最後伊札克還是放棄的放下手中的被子,然後惱怒的踢了迪亞卡一腳。     迪亞卡依然沉睡著。     床邊電子鐘的螢幕開始閃爍出冷藍的光彩,然後是細微的嗶嗶聲,由小漸大。   伊札克瞥了一眼,四點半。是迪亞卡跟自己約好出門的時間。   鬧鐘的聲音越來越大,迪亞卡在睡夢中煩躁的動了動,似乎有要醒來的跡象。   伊札克靜靜的看著他,然後,伸手把鐘切掉。     再踢了對方兩腳,伊札克在空出來的床邊倒下,把迪亞卡身上才蓋上去不久的涼被整個拿走,背對著對方睡著了。   *     *     *     *     *     *     醒來的時候,整個房間都是暗的。   迪亞卡眨了眨眼睛,看著身邊面對著自己熟睡的伊札克,還以為正在做夢。   骨感寬大的手輕輕撫上對方銀白的頭髮,在感到那微涼絲滑的觸感後,才確定自己應該是醒著的。     伊札克微微動了動,緩緩睜開眼睛。     藍。   美麗的湛藍。   即使早就知道伊札克那雙如海水一般透徹的藍眼對自己有多大的殺傷力,迪亞卡依然是看得秉住了呼吸,甚至連心跳都差點忘記。     才五天沒見,相思卻已是如此心痛。     迪亞卡忘情的低頭,輕輕的吻上伊札克那薄而櫻色的唇。   僵了一下,伊札克在那一瞬握緊的拳頭終究還是放鬆了下來。         「抱歉,我睡過頭了。」   傍晚六點,開著車子往餐廳前進的迪亞卡對坐在副駕駛座的伊札克說著。   「有兩三天沒睡好,所以……」   對方只是看著窗外的景物,不清不楚的說了疑似「沒關係」的回覆句。     等紅燈的時候迪亞卡轉頭看著正凝視著窗外思考些什麼的伊札克,也許是因為天氣炎熱,一向穿著嚴謹的焦耳隊長現在穿的是一件無領無袖的黑色上衣和喇叭長褲。   有點禁不住那白皙手臂的誘惑輕輕的撫了上去,卻發現掌下的皮膚意外的冰涼。   伊札克有點不解並帶著些微惱怒的回頭看迪亞卡,對方只是笑了笑然後伸手到後座拿了一個包裝精緻的銀白色包裹。   一手開車,一手靈巧的拆開包裹,然後從裡面拿出一件深紫色的皮質大衣,大衣的領口、袖口跟下擺都鑲著黑色的鳥羽。   「穿上吧。」   這本來是迪亞卡想在西洋情人節時送給伊札克的禮物,卻因為戰事忽然爆發而一直拖延,直到現在才能送到對方手上。     在迪亞卡以為會被伊札克暴打一頓、甚至從高速行駛的車子裡丟出去的時候,對方居然只是靜靜的接過外套,穿起。   開入餐廳的停車場,下車的時候迪亞卡很紳士的繞到另一邊為伊扎克拉開車門,對方優雅的下車,優雅的用靴子鑲鐵的後跟準準的踩在他只穿著薄薄皮鞋的腳上,優雅的像是什麼都沒發生的帶著美麗的微笑走進餐廳,留下迪亞卡狼狽地一拐一跳的跟在後面。     用餐時兩人的交談依舊不多,多半是迪亞卡瑣碎的講著前幾天伊札克休假的時候隊上發生的趣事,伊札克偶爾回覆幾句「哦」、「是嗎」、「白痴啊你」、「找死嗎」之類的話,雖然看起來很像是心不在焉的樣子,每句話卻都確實的記到心底深處。     能相聚的時間是那麼的短,分離時拿來憑藉的回憶自然要以分秒來記憶。       吃完飯已經是八九點的時候了,略帶酒意的迪亞卡跟伊札克在溫柔的路燈下緩步著往停車區前進,也許是因為位於市郊的關係,這家餐廳不但有著在PLANT裡已經不多的平面停車場,往停車場的路甚至還通過一個有著噴水池的花園。   伊札克在噴水池邊坐下,享受著微涼的晚風和舒爽乾淨的水氣。     「什麼時候回艦上?」   迪亞卡在他身邊坐下,望著虛擬天空中那滿天的星斗。     「十一點。」   頭靠在迪亞卡的肩膀上,剛好的溫度讓伊札克舒服的半瞇著眼。   「你呢?」     「我還有四天,十四號凌晨一點回去。」   輕柔的撫著伊札克涼滑的銀髮,迪亞卡沒說的是他本來應該是今晚十二點才開始放假,只是跟艦長打了賭,如果能在四天內寫完所有他應該寫的報告書並且在模擬訓練的時候再提升一級的話,就讓他提早半天放假。   札夫特的放假制度一向是把隊長跟副官錯開著放,除非在特殊狀況之下。自從再度回到宇宙到現在他們還沒一起放過一次假,算算應該將近一年了。   總之,不管怎樣他賭贏了,所以現在他人在這裡。     調整一下姿勢讓伊札克能舒服的靠在自己懷裡,迪亞卡心滿意足的感受懷中微低的體溫。     伊札克的體溫天生偏低,卻不耐冷;相對的,迪亞卡是體溫偏高但怕熱。所以在彼此的擁抱裡,是最舒適的時刻。   如此 命定的相契。       在快要沉入夢鄉的時候,伊札克感到迪亞卡的手在他的背後微微搔弄著,然後頸上有一種細細的、冰涼的觸覺。   睜眼微怒的看著對方,迪亞卡只是笑著從伊札克的胸前捧起了什麼東西。     「生日快樂。」   低沉好聽的嗓音溫柔的說了,頓了一下又補上一句:   「不過已經遲了,抱歉。」     那是一顆水滴狀的、深幽而美麗的藍色水晶。   雖然顏色稍微深了點,但在迪亞卡的感覺裡,這水晶在各種角度與光線下所散發的光芒,就像伊札克多變而難測的、海一樣的雙眼。   而被它掛著的白金細鍊,就像伊札克銀而耀目、寒涼卻不冰冷的頭髮。     愣愣的看著那湛藍的水晶鍊墜,半晌,伊札克低低的說了,   「謝謝。」   同時,輕輕的把墜子收到衣服底下。     「不客氣。」   迪亞卡微笑,   「沒有什麼別的更好的方法謝我嗎?」         飄送的晚風中似乎聽到誰說著「找死啊你」之類的話。     而人造的月光下,不知是哪對金色與銀色的戀人在擁吻。   *     *     *     *     *     *     從此札夫特軍的傳奇人物焦耳隊長一直戴著一條細細的項鍊,但鍊墜總是隱在衣服之下。   不怕死的新入隊員總是一個一個的試圖刺探出那是什麼,更甚者有人偷摸入隊長的寢室然後被抓到,結果是被套上太空衣丟出行駛過碎石帶的軍艦。   最後隊長終於不勝其擾,直接公佈那是一顆藍色水晶,來源則是謎。   不過關於水晶的秘密依然只有副官知道,但如果隊長有拿著水晶對著燈光透視的話應該也會知道吧。     深幽的藍色裡,其實刻有副官的公寓房門密碼。     D.E. L Y.J.         (完)   *     *     *     *     *     * 後記:     第一篇SEED文就這樣獻給了DY,其實已經快兩年沒寫過動漫的文了b   花了大概五個小時就整篇完成…這還是第一次動作那麼快orz   這篇文被朋友評為很砂糖,沒辦法他們兩個實在太可愛了啊~(心)不過我自己覺得不算是非常砂糖啦b不過如果有哪位大人被甜過頭想吐砂糖,請見諒b   第一次寫SEED文,在各方面都有所缺失,希望大家多多見諒b   非常歡迎建議喔ˇ 以上 榮笑 2005/08/19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