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eside Neva River
關於部落格
同人小說、自創小說&COSPLAY為主。目前燒得多一點的是APH。
初次來訪請戳右方大頭觀看個人檔案。
  • 91157

    累積人氣

  • 67

    今日人氣

    64

    追蹤人氣

【SEED】歲月之一『記得當時年紀小』

    「自己在家要小心喔,伊札克。」   開滿了白色玫瑰的花園裡,美麗的女子難得微笑的對面前與自己有著相同的璀璨銀髮和海色雙眸的男童叮嚀著。   「不要看書看到忘記吃飯,如果有什麼事情就告訴管家。有急事的話打電話給媽媽的秘書,或找艾琳阿姨也可以。」   看了看手錶,女子拎起腳邊的皮箱,溫柔的在被喚作伊札克的男童那光潔柔軟的臉頰落下輕吻。   「媽媽該走了。一定要小心喔。」     伊札克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抓住了女子飄揚的大衣下角。   女子轉身,彎下腰愛憐的撫著他那涼滑的短髮。   「媽媽會盡量每天打電話回來的,不用擔心,伊札克。」     伊札克有點害羞的繃著臉,然後,輕輕的回吻了女子。   「請母親一定要小心…」     女子輕輕的笑了,又揉了揉伊札克的頭髮,轉身走向門外等待多時的黑色轎車,離去。     直到車子消失在路的盡頭,伊札克才轉身回到屋子中。   *     *     *     *     *     *     那天是迪亞卡.愛爾斯曼的七歲生日,也是他睽違了三年再度回到PLANT的日子。   四歲的時候就跟著身為職業軍人的母親住在北美,直到七歲的今天才終於跟著母親回到PLANT。   剛回到家應該有很多東西要整理,不過久別重逢的父母只是丟了一顆足球叫他拿著球跟母親的秘書的兩個孩子出去玩,然後就關緊了臥室房門。     三個男孩一路笑鬧追打,然後選定了一處空曠的草坪開始玩球。   草地的旁邊是一座大而典雅的宅第,從外面可以看得出來花園裡似乎種滿了白色的玫瑰花。   迪亞卡跟同伴們踢了幾球,忽然發現二樓的陽台上有一個銀髮的人正看著他們。   從身型看起來似乎跟他們差不多大而已,應該是哪家的千金小姐或富豪少爺吧。   大概是察覺了迪亞卡在看他,對方隨即轉身低頭,似乎在看著什麼。     「迪亞卡,專心一點啊。」   在分神的時候被打中肩膀,迪亞卡笑著攔下飛去的球,狠狠朝同伴的方向踢過去,卻一個不小心施力過猛。   球高高的飛過花園,往陽台上側對著他們的那個人而去。     「喂──!小心!!」   *     *     *     *     *     *     送走了母親,做完了當日的功課。伊札克獨自吃過午餐,然後拿了幾本書回到房間。   看著陰暗的房間和陽光溫暖的外面,伊札克想了想,決定不要待在有些氣悶的房間裡,推開落地窗到陽台上坐著讀書。   午後的陽光特別溫柔,和緩而涼爽的風也有加分效果,就在伊札克快要睡著的時候,一陣嬉鬧聲拉回了他的神智。   往聲音的來源看過去,花園柵欄外的草坪上,三個年紀跟他差不多的男孩正在踢球。     好像、很好玩的樣子……     靜靜地看著他們,直到其中一個金髮的男孩發現他的存在,他才快速的收回視線繼續看書。     「喂──!小心!!」     突來的呼喊伴隨著不明物體飛來,伊札克險險往旁邊一偏閃過,待那東西降落在地上並反彈兩下之後他才看清楚那是足球。     「抱歉抱歉,沒有傷到妳吧?」   在撿起球的同時陽台邊傳來了那麼一句話,伊札克不太高興的回過頭,看到那個金髮男孩蹲跪在距離陽台最近的樹枝上,正帶著好奇而略為擔心的表情看著自己。   男孩的膚色褐黑,短而金的頭髮和紫色的眼睛組成一張俊朗的臉。     「迪亞卡~!快一點啦!」   樓下的庭院傳來男孩同伴的呼喊,被喚作迪亞卡的男孩朝下面揮了揮手,回頭對伊札克朗爽的笑著,似乎完全沒注意到對方的神色不善。   「可以把球還給我嗎?還是妳想要下來一起玩?」   迪亞卡陽光的笑容和伸出的手,一時之間讓本來就有點想玩的伊札克有些心動。   「不過受傷的話就不太好了,那麼美麗的臉。」   迪亞卡完全沒察覺伊札克藍色的雙眸因為他的話開始閃著怒意,依然自顧自的說著:   「像妳這樣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受傷了不太好吧?不過妳放心,如果妳破相的話我會對妳負責的…」     「我是男的!!」   終於忍不住怒火,伊札克狠狠的把手上的球往迪亞卡砸去。     沒料到對方會有這種反應,迪亞卡閃躲不及的被砸中臉部,然後從樹上摔了下去。   「啊!好痛……」     迪亞卡在同伴的扶持下捂著血流不止的鼻子起身,抬頭的時候正好跟伊札克略為擔心的眼神對上,伊札克惱怒的又罵了一聲「白癡!」然後怒氣沖沖的回到房間摔上窗戶。     看著那緊閉的窗扉迪亞卡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失落,連同伴擔心的說他的左手可能骨折了也沒引起他多大的注意。     被兩個同伴帶到附近的醫院止血療傷,迪亞卡掛著骨折的左手回家,面對父母的質問時胡亂編了一個天馬行空的理由,沒想到就這樣讓他蒙混過去了。   晚上原訂的生日會因為主角嚴重掛彩而取消,早早被趕上床的迪亞卡躺在床上忍受麻醉藥退去後有一陣沒一陣的麻痛,不期然想到把他弄成這樣的罪魁禍首。     可惜了,那麼漂亮的人,居然是個男生。     不知該說是命定還是天性,總之迪亞卡對對方沒有任何責怪或怨恨的情緒,只是大嘆可惜不是女生之類之類的論調,然後在這樣的情況下入眠。   *     *     *     *     *     *     幾天後,伊札克的母親回到那充滿了白色玫瑰的家。   溫柔的擁抱兒子並且稱讚他這幾日的獨立之後,美麗的女子淡淡的吩咐了管家買好一束向日葵,帶著伊札克和花束前往位於海灘的一棟別墅。   在有點俗氣的雕花大門前等待,來應門的是一個高窕而身材姣好的艷麗女子。   「好久不見,麗蓓卡。」   「啊,愛莎莉雅,好久不見了。」   有著金髮與褐黑皮膚的艷麗女子熱情的擁抱了伊扎克的母親,然後像是發現新大陸似的彎身端詳拿著花的伊札克。     紫眼、金髮、褐皮膚,除了臉是純然的豔麗女性的面孔之外,其他三項都跟幾天前被自己砸下樹的男孩很像。   想到當時的狀況,伊札克不禁有點不太高興。     「這是妳的兒子嗎?好可愛呢,跟我家那個死孩子完全不一樣。」被稱作麗蓓卡的女子接過伊札克手上的花,起身對伊札克的母親碎碎抱怨。「死小孩前幾天不知道跑去哪裡撒野,還摔斷手和鼻梁,回來又隨便亂扯一堆,鬼才相信……」     「喂、喂,媽咪,在美女面前好歹也留點面子給我嘛。」   無奈而朗爽的聲音從門內傳來,伊札克偏頭往裡面一看,呆了。   本來只是因為聽到母親又在數落自己而忍不住跑出來回嘴的迪亞卡,在看到伊札克的時候也傻了。     「你本來就是死小孩。」絲毫沒察覺兩個孩子之間的不對勁,麗蓓卡拍了一下兒子的頭。「還不快打招呼?」     「呃……」   揉了揉被拍痛的後腦,迪亞卡有點狼狽的看了看一臉惱怒把臉撇開的伊札克,無奈的伸出了手。   「我是迪亞卡.愛爾斯曼,請多指教。」   即使再怎麼不願意,顧慮到母親的伊札克還是跟迪亞卡握了手。   「我是伊札克.焦耳,請多指教。」     「以後你們就要是好朋友了,要好好相處喔。」不知道是哪個人的母親、也有可能是兩個人的母親都說了這句話。   伊札克的回應是微笑的加重了手的力道。   即使知道對方的怒氣,覺得自己手快要被捏碎的迪亞卡也只能保持著臉上的苦笑不多作聲。       那年迪亞卡七歲,伊札克六歲。   那時的兩人都不知道,對方會在自己的生命中佔下最重要的位置。           (待續?)   *     *     *     *     *     * 後記:     我承認我這篇文寫得很糟又不知所云||||||||||||希望下一篇會好些||||||||||   歲月這個系列是想寫DY兩人從小到大的事情,不過,不知道有沒有力氣寫完就對了b大概就是想到的時候就會寫一下這樣,算是同類型短文的集結。   請不要太過期待有寫完的一天(大概也不會有人期待|||||||||||||||)   歡迎任何批評指教與建議,我已經三年沒寫布布以外的文了,感覺文筆已經瞬間回到洪荒時代去|||||||||||||   2005/08/2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