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Beside Neva River
關於部落格
同人小說、自創小說&COSPLAY為主。目前燒得多一點的是APH。
初次來訪請戳右方大頭觀看個人檔案。
  • 9008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64

    追蹤人氣

【SEED】歲月之二『舞扇(上):美麗的錯誤』

歲月之二【牡丹扇(上):美麗的錯誤】           PLANT雖然已經沒有明顯的四季之分,七月份的天氣依然比較熱一些。   以大理石砌成的寬敞陽台上,有著一頭齊頸銀髮和海色藍眸的男孩正拿著水瓶為盆栽澆水。   美麗的臉和修長的身形,優雅而俐落的動作,男孩和他身邊的一切就像是畫一般的令人屏息。     「伊札克~伊札克~」   陽台下面傳來中氣十足的呼喚,銀髮男孩向下一看,皺起眉頭轉身往房間走。   「別那麼無情嘛~親愛的伊札克~」   站在花園裡朝陽台叫喊的是有著金色短髮和褐黑皮膚的帥氣男孩,紫色的眼睛帶著惡作劇的光芒。   「我可以上去嗎?」     名為伊札克的銀髮男孩腳步停頓了一下,沒任何回答的走入室內。     連結陽台和房間的落地窗依然開著。     金髮男孩迪亞卡笑了一下,俐落的由最近的樹翻上陽台。   關上落地窗,迪亞卡隨意的在伊札克身邊的地毯上落坐。   伊札克端正地坐著,面前的書桌上擺著毛筆、硯台和一張已經寫了幾個字的宣紙。   從很小的時候伊札克就對民俗學抱著濃厚的興趣,舊世紀國家日本的書道即是因而發展出的喜好之一,每天都會練習一兩個小時。   同樣是對舊世紀的文化有興趣,曾經居住在地球並在日本京都生活過一陣子的迪亞卡喜歡的卻是日本傳統舞踊,即使這對一個十歲的好動男孩而言是個很奇怪的喜好。       發現伊札克已經專注在習字上,迪亞卡識相的沒有打擾,只是拿出隨身攜帶的扇子無聲把玩。   兩人就這樣安靜的共處一室。       跌破所有同齡玩伴的眼鏡的,在慘不忍睹的初次接觸、暗潮洶湧的二次見面後,迪亞卡跟伊札克這兩個從長相、個性到興趣都南轅北轍的人居然成為了好友;當然這也許可以歸功於從少女時代就是閨中密友的兩位母親的關愛期盼和迪亞卡太過高超的死纏功夫。   兩人通常的相處模式是迪亞卡賴在伊札克家聊天聊一個下午(多半是迪亞卡在自得其樂),或是迪亞卡拉著伊札克出門到處亂晃。     大部分的時間兩人已經能夠相處得十分愉快,但偶爾還是會有脫序的時候。   就像現在。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迪亞卡似乎已經忘記不該打擾伊札克這件事,手執扇子在房間裡轉了起來。   因為被腳步聲打擾而皺起眉頭,在第三次被迪亞卡招搖的白底金紋舞扇遮住視線時,伊札克終於忍不住爆發了:     「可惡!不要煩我!!」     踉蹌閃過往臉部直揮而來的左勾拳,迪亞卡重心不穩的向後一退,撞上床腳的同時手上的扇子也飛了出去。   美麗的舞扇在空中劃了一道輕巧的弧線,不偏不倚的落在桌上那幾隻毛筆上。   「啊!!」   伊札克還沒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看到迪亞卡慌張的抓起扇子。   白色扇面上,除了原本的金色波紋之外,現在還多了幾點新添的墨跡。     墨黑而形狀不同的點沾在綺麗的舞扇上,就像美女的臉上忽然長出一堆黑斑一樣可怕。     伊札克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看著扇子,還有拿衛生紙壓在扇面上試圖補救的迪亞卡。   那把舞扇是迪亞卡在地球的舞踊老師送給他的,雖然不是什麼名貴的東西,但伊札克知道,迪亞卡很珍視它。       拿開弄髒的紙一看,黑點們一點也沒有消失,甚至連變淡都沒有。     「這扇子報銷了,唉。」   嘆息著把舞扇收到扇袋裡,迪亞卡一臉無奈。   伊札克死死的盯著桌上的筆,粉色的唇因為過度抿咬幾乎變成血紅。   迪亞卡輕輕撫上伊札克的銀髮,溫柔的動作似乎是想撫平對方彆扭的情緒。     「笨蛋。」伊札克惱怒的低吼。   「是是是,都是我不小心。」迪亞卡苦笑著。明明是雙方都有過失的事情,為什麼到後來好像只有他一個人的錯?     「下星期六我們在藝術中心三號表演廳有成果會,你要不要來?」似乎是想轉移伊札克不快的情緒,迪亞卡輕笑的說著:   「就是你生日那天。我也會登台,你還沒看過我表演吧?」   「沒有扇子你可以跳?」伊札克直覺的反問,然後才想到這個問題有多魯莽。   沒有發現對方又彆扭起來的神色,迪亞卡苦笑著回答:   「這次本來就要換新舞扇,現在這樣剛好可以先適應……不說了,門票在這裡,七點開始。你會來吧?」     看著迪亞卡期盼的眼神和那兩張票,伊札克惱怒的撇過頭。「沒空。」     早料到不會有什麼好反應,迪亞卡把票夾在桌上的字典裡。「那我放在這裡,如果你突然有空了就來吧。」     抬頭看了看短針在五點的掛鐘,他起身往落地窗走去。   「我該回去了,掰啦。」     「等一下,迪亞卡。」在迪亞卡踩到欄杆上的時候伊札克開口喚住了他,迅速的跑到陽台上。「扇子給我。」   「啊?」   「扇子給我。」不耐煩的重述。「反正不能用了吧?」   「是沒錯啦…」   「那就拿來。」   「呃…」   迪亞卡猶豫了一下,在看到伊札克不善的神情之後還是乖乖的把扇子交給對方,然後從來時的路回去了。     直到迪亞卡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彼端,伊札克才轉身回到房間,從書架上拿了一本名為【水墨畫名作大賞】的書開始研究。           (待續) *     *     *     *     *     * 後記:     最近的命文名方式似乎越來越往奇怪的方向走去…   請相信這不是搞笑文啊(吶喊)雖然很好笑orz   這篇文還是寫得很差…(躲到角落去哭)   有點想停寫orz(糟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